中国新闻周刊:生物科学不会带来恐怖时代

 生物资讯     |      2021-07-23 21:15

  几年前,美国学者理查德·奥利佛写了一本名为《生物技术时代的来临》的书,他在书中预言,生物技术的崛起,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使科技和经济进入一个以往任何时代的增长速率都无法比拟的发展阶段。他把这一时代称为“生物物质时代”。现在,陈景虹认为这个全新的、改变人类自身生命存在的时代已经到来。

  7月19日~23日,“2004年全球华人生物科学家大会”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大会主题是“科学——为了更美好的生活”。陈景虹正是本次会议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会议涉及广泛的生命科学领域,来自生物学不同研究方向的专家分别在55场报告中对生命科学的未来发展做出预期。

  美国《时代》周刊预言:2020年世界将进入生物经济时代。到21世纪中期,生物应用技术将渗透到我们生活中许多原本与生物无关的角落,包括能源化工、冶金采矿、环境保护等。

  陈景虹认为,事实上现在生物技术已经渗透整个社会,从现在开始,甚至于法律的建立都已经不能离开生物技术。

  “比如说美国的法律规定,犯罪人如果有一些生理性病痛的话,他就可以无罪。可是现在我们在试验鼠上发现有一些基因,如果被去掉,就容易打架,有暴力倾向。人也是这样,所以现在如果说有一个人杀了人,发现是他的基因的问题,那判他是有罪还是无罪?我们不得不重新考虑社会伦理问题和法律问题。”陈景虹说,“新的发现带来了新的问题,科学对法律的指定将产生关键作用。”

  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陈竺院士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和IT时代相比,生物时代对人类产生的影响将更为深刻,因为它将直接改变人类自身,而信息技术仅仅是一种技术工具。

  “随着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提前完成,生命科学进入‘后基因组时代’,人类将在了解遗传物质DNA全部序列的基础上去研究和认识生命的奥秘,将阐明基因组功能。”陈竺说,在“后基因组时代”,干细胞研究和神经科学可能将成为最激动人心的前沿科学。

  人类胚胎干细胞的研究不仅涉及生命科学中最基本的问题,更对人类的健康和疾病防治具有重要的意义;而神经科学从分子、细胞和其整体水平对脑和神经系统进行多层次的综合研究,理解大脑如何进行感知和认知的研究是新世纪科学最有挑战性的问题之一。“对人脑及意识的产生问题的研究,美国和日本都有相应的计划。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钱卓博士刚刚发现了‘聪明基因’,表明人的智能也有其生物背景,可以进行人为的改造。”陈竺举例说。

  但大众在提到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时,更多会联想到克隆人、转基因作物和生物武器。这些联想总是让一部分人感到恐惧。而且,既然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可以直接作用于人本身,如果它产生破坏的话,破坏的也就是人本身。也就是说,生物科学一旦被所用,它所带来的损害可能也会比其它科学更要可怕。

  即使是科学家也有这方面的顾虑。2002年,美国一家实验室用化学方法合成了小儿麻痹病毒,当时中国科学院微生物所的病毒学家康良仪就认为,用化学方法合成生物病毒跟以往用生物方法合成不一样,可能会更容易制造一些新病毒,甚至是一些非常危险的病毒,它们能以最快的速度在全球传播而危害全人类。

  在记者提出这个问题时,陈景虹说:“故意撒播细菌和病毒而让人生病,的确存在这种可能,但可能性很小,成功的例子很少。”陈景虹认为有两个因素可以让我们对此不必太多忧虑:第一,大多数特别有毒性的细菌或病毒生存的时间都很短,如果用飞机撒播,它们很快就会死掉;第二,人体免疫系统非常奥妙,要真正研制出一种这么有害的微生物也不那么容易。

  即便如此,人们的担心并非完全没有必要。科学的确是双刃剑,每样东西都可以把它做好或者做坏,危害也是可能发生的。作为科学研究者,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特别注重伦理道德的培养,做研究的目的应该是帮助人而不是危害人。从理论上说,如果有人要用生物科技来危害人类,我们就要用另外的方法去克制,这依然还是要依赖于生物科学、生命科学的进步。所以不能因为有恐惧而使研究耽误。”陈景虹说。

  另一位与会的著名华人生物学家、来自美国康乃尔大学分子生物学和遗传学系的吴瑞教授也对这个问题表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与传统学科化学、物理等相比,生物科学的发展带来的恐怖并不更多。“物理研究产生的恐吓,化学制造出各种炸药,生物科学有生化危机,但是我觉得恐怖的因子都很小,而且现在世界上相当注意,预见和避免恐怖事件的发生。科学家不应该过分想这些方面,更不能因为有小的危害可能就不做这些研究。”

  已故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有一句名言:“科学并没有给人类带来真正的幸福”。这句话指对传统科学。现在,生物科学被认为是迥异于传统科学的科学,它是否依然不会给人类带来“真正的”幸福?

  “我相信佛学的幸福是一种境界,比较像哲学,科学不涉及那个领域。但我认为生物科学会带给人很多的幸福。到目前为止,很多病都还没有办法治。要减轻或者消灭人类的病痛,就要发明新药、新的治病方法或者预防方法,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靠生物科学研究。”陈景虹说。

  赵朴初的话里实际上隐指一个事实:人类为发展科技而对地球资源进行掠夺,工业化导致了环境的恶化,由此进一步引发了气候剧变。对此,陈景虹认为,诚如这次华人生物科学家会议的主题就是“科学——为了更好的生活”,科学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未来运用生物技术,可以更好而不是更快地利用地球资源,比如用生物技术可以提炼以前用传统方法不能提炼的贫矿;可以让植物更好地利用太阳能进行光合作用,以解决全球粮食问题、环境问题、能源问题和气候问题。所以,生物科学最终带给人类的是希望。